我认为从多纳多尼到普兰德利有了决定